点击拨号

医院治疤痕疙瘩吗?

时间:2021-03-04 15:15    来源:[db:来源]

健康热线:020-87583797点击咨询
  从小学到中学,每当孩子哭着回来说,别人嘲笑她是“红脸猴子屁股”时,我这当妈的心里就绞痛。
 
  大街上,公园里,游乐场...我听过很多善意或不善意的话:
 
  “这孩子挺漂亮,可脸上那是什么?胎记吗?真是可惜了...”
 
  “妈妈,那个红脸女孩抢我玩具...”
 
  “要是这孩子没这胎记,那也是一个漂亮女孩儿,可惜了...”
 
  “你说我?你自己照照镜子,看看你那张脸...”
 
  ……
 
  从她4岁多开始,我们就一直在给她治疗,先是在市医院做激光,断断续续做到孩子上初一,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自尊心也越来越强,她也懂的爱美了。她上初一的时候,有一天放学回来就把自己关房间里哭,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一开始不肯说,后来她就问我说,妈妈,我这个胎记还能治好吗?我有可能变成正常的孩子吗?我不想受别人嘲笑了。她还说个别老师可能因为她那个胎记,不怎么待见她,我女儿成绩挺好的,一般都是班里前几名,她说甚至有时候同学们同情的目光,她都觉得那是在伤害她。
 
  她爸是警察,平时工作忙,陪孩子的就自然是我了。和她爸商量之后,我带她去了省人民医院,医生建议用染料激光,孩子躺手术台上,激光从头打到尾都不哼一下,她可能都麻木了。2年多时间,我们做了8次治疗,前几次有点效果,变淡了一些,后面几次没什么大的效果,局部甚至比之前还差,我们决定不做了,去北京广州吧。
 
  就这么地,到处打听,我们挂了广州长安医院何桂兰教授的号,何老估计80多岁了,慈眉善目,精神矍铄,我有点诧异,像何老这个年龄早该颐养天年了,为什么还来上班接诊呢?我说出自己的疑惑后,何老笑着说:能贡献一点是一点,我现在身体挺好的,脑子也还好用,就会偶尔来接诊。这句话对我触动挺大,我是教师,何老是医生,我们的职业都有社会特殊性,也有共性,这种奉献精神,怎么能不让人敬佩呢?
 
  在广州做了3次治疗后,何老告诉我们:消退比例97%,达到临床治愈标准,孩子这么些年受苦了,以后好好学习,孝敬父母,好好生活。
 
  起身走的时候,我和女儿不约而同转向何老,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相关文章

电话咨询
患者热点关注问题